• 川藏兵站部官兵在执行任务中传播党的声音 2019-07-16
  • 公告公示--安徽频道--人民网 2019-07-14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意大利各界关注十九大:中国共产党将把"保障人民幸福"作为其重要使命 2019-07-14
  • 喜过端午:纽约华侨华人包粽子诵《离骚》赛龙舟 2019-06-29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6-15
  • 胡世忠在泰和调研经济运行和项目建设 2019-06-12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6-12
  • 别呼吸安静看    “天下第一缸”雪后如仙境  2019-06-09
  • 山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6次主任会议 2019-06-06
  • 隐形飞机你来啊!中国反隐形雷达动起来 2019-06-03
  • 股票策略业绩向好 小规模私募成正收益主力军 2019-06-03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6-01
  • 上海频繁"出镜"好莱坞 大片里重要的"未来"城市 2019-05-26
  • 省级离退休老干部参观哈洽会展馆 贾玉梅陪同并通报展会情况 2019-05-26
  • 重庆市武隆区:建设“幸福候鸟”工程 2019-05-11
  •     星光熠熠,月华如水。

        常玄结束了一天的修炼,舒服的泡了个脚,正准备睡个大觉,突然眉头一挑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晚了,谁会来这里?!”

        常玄感应到有人走入了茅草屋的安全区,从床上走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悄无声息的将窗子推开一道缝隙,朝对方藏身的方位望去。

        柔和的月色下,一道黑色的人影快速的接近,翻身入院后,隐身在院中的一棵榕树后。

        对方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脸上也蒙了一块黑布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个时间,这样的打扮和作态,来者不善??!

        常玄心下嘀咕一句,隐约猜到了来人是谁。

        钟铉!

        这是要来教训自己了?

        不对,以常理来看,钟铉想要教训自己完全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上门。

        那他今夜来这的目的只有一个,后院的灵药!

        常玄想明白后有些哭笑不得,堂堂的修士竟要行梁上君子之事,可见百草园中灵药的诱惑有多大。

        钟铉隐藏这气息,蹑手蹑手的接近了茅草屋。

        他先经过了墨子夜房间,鬼祟的蹲在窗下,发出神识探查里面有没有人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倒是蛮小心的,还会看房间里的人睡了没有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家伙都没搞清楚自己的境界修为就敢上门偷盗灵药,这脑子里到底装得是水还是浆糊?

        常玄见钟铉已经朝自己的窗下摸来,心中不由冷笑。

        这蠢贼竟敢打爷的主意,不给他留下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,岂不是对不起他的胆大包天!

        常玄脑筋一转,没有现身反而迅速的关好窗户,跑到床上躺好。

        他故意放出些气息,好让钟铉发现自己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钟铉蹲在常玄的窗外,果然不负众望的感应到常玄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他变得愈发小心翼翼,因为不知道常玄睡熟了没有,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。

        打开小包后里面有一些黄色的粉末,他又掏出一个中通的竹管,把黄色的粉末倒了一些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只要中了这迷魂烟,就算外面天雷阵阵也醒不了!”

        钟铉准备倒是极为充分,这黄色粉末只要用灵力微微加热就会化成烟雾,只要闻上一点就会大睡不醒。

        钟铉伸出手指,沾了点口水,把窗纸润湿,左手拿着竹筒伸了进去,然后他右手对着竹筒一掐诀,一缕迷魂烟吹进了房间。

  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钟铉又蹲了回去,心中很是得意,这事太简单了。

        他在心中默念着时间。

        十、九。八、七……三、二、一。

    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那个年轻的宗主现在肯定睡得跟死猪一样!嘿嘿??!

        钟铉笑着就要起身活动一下,一直蹲在这里不敢动弹,精神和肉体都受不了的。

        他刚站起半个身子,猛地感应到床上的常玄动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钟铉又赶紧蹲下了身子,脸上的笑容凝固了。

        不慌,可能还没睡熟,再等等。

        钟铉又等了一会,确定迷魂药的药效绝对发挥完全了,再次想要站起来。

        屋子里又传了动静,甚至有水声。

        钟铉迫不得已又蹲了下去,心下一阵骇然。

        什么情况?

        不对呀!

        难不成那家伙在梦游?

        屋子里这时却传出了常玄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还以为踩着什么了,原来洗完脚忘记倒洗脚水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随后窗户吱呀被推开,一盆洗脚水从天而降。

        不偏不倚全倒在了钟铉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尼玛!

        钟铉气冲华盖。

        不说这洗脚水多有味道,只是听着就感到一阵恶心,更何况从头到脚被淋个透。

        钟铉内心不但的告诫自己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        要淡定,不能露出丝毫破绽。

        他内心也有些疑惑,迷魂药怎么没有发挥效果呢?

        钟铉的嘴角抽了抽,这是出人意料之外的情况,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      这小子这么年轻,不至于比自己修为高很多吧,应该发觉不了自己,继续等他熟睡之后再行动。

        他强装镇定,安慰自己。

        常玄倒完洗脚水,重新上床,却是没有睡。

        以他如今的修为,几天不睡都是没有问题,更何况他知道窗下面还蹲着一个贼。

        常玄上床就盘膝修炼起来,天地间无形的灵力都朝茅草屋方向涌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下钟铉更不敢动了,对方修炼时的感知无疑是很敏锐的。

        大半夜的你小子修炼个毛线!

        要不要这么努力!

        钟铉只觉得嘴里发苦,现在可是大半夜,夜里的山风还是有些冷的,加上他全身衣服都湿透了,又不敢在常玄屋外动用灵力烘干,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。

        要不是上古遗族体质好,加上修为高,指不定自己就要病了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,就这么等着吧!

        钟铉眼巴巴的等着常玄修炼完了去睡觉,结果这一等就等了好几个时辰。

        一直维持一个姿势,他的腿都发麻得没有知觉了。

        钟铉觉得身体僵硬的像是块石头,浑身更是难受的要命。

        再过一会,这天都快亮了。

        凌晨本来应该是最困的时候,钟铉都忍不住想要打个哈欠,可屋里那小子怎么还没有停下修炼的意思?

        钟铉的内心难免着急起来,这么下去可不行,就算现在自己没被发现,等天亮了,人推门出来,自己这么大一坨,能藏到哪里去?

        不行!自己也快坚持不住了,灵药的事暂时不想了,等以后有机会再说,现在必须逃走。

        就算被发现行踪,自己穿这一身夜行衣,料那小子也认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会不会被发现后拦下来?

        一个小宗门的宗主,还这么年轻,修为能高到哪里去?

        钟铉觉得要摆脱常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主意打定后,他伸手在地上摸索起来,倒是被他找到了一个小石子,手上一发力猛地朝远处打去。

        “谁?!”

        常玄在屋内发出一声爆喝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大乐,这家伙终于撑不住要跑了。

        钟铉觉得自己挺聪明的,这招声东击西玩得不错。

        在小石子打出去的同时,他迅速起身,脚尖在地上一点。

        “啪叽!”

        钟铉没能飞出去反而摔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他愕然的往脚下一瞧,竟有些懵了。

        脚下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多圆圆的冰珠,就算先前水滴下来,也不会形成冰珠。

        难不成自己早就被发现了?

        钟铉有些不确定的想着,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耽搁已经错过了逃走的最佳时机。

        常玄也出现在钟铉的面前,笑吟吟的说道:“朋友,在窗下面蹲了一晚上挺辛苦的吧?”

        钟铉一听这话,即便脸上蒙着黑布,也是感觉一阵火辣辣的。

        果然,这小子早就知道。

        钟铉不知道常玄是怎么察觉自己行踪的,可想到自己被倒了一盆洗脚水,还摔了一个狗吃屎,露在外面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我在这里,竟敢存心戏弄我!我看你小子是在找死!”

        钟铉怒不可揭的说道,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和狠辣。

        现在他也反应过来了,先前是做贼心虚,只想着逃走。

        可自己有必要要逃吗?

        整个宗门里现在就这小子一个人,只要一不做二不休,杀了这个小子,不但能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,那满园的灵药也都是自己的。

        钟铉这么一想,阴笑一声,身上灵力绽放而出。

        夜色下,灵力光芒闪耀,而他的双掌之上更是灵光萦绕。

        “就你这点微末的道行,也敢在本尊跟前卖弄?本尊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取我性命的!”

        常玄从容的说道,眼眸中银光一闪,许久未曾动用的神通慧眼发动。

        【人物】——钟铉,筑元境后期。

        【出身】——上古遗族。

        【修行功法】——玄级上等三元一气真经。

        【修行武技】——玄级中等混元霹雳掌。

        钟铉作为执法堂的弟子,修炼的功法和武技倒也不弱,只是修为境界跟凌寒烟一样,只有筑元境后期而已。

        钟铉冷哼一声道:“小子,竟敢藐视我,看我今天怎么取你狗命!”

        钟铉大喝一声,脚掌在地面一踏,身形暴冲而起,化为一道黑色的旋风朝常玄冲去。

        混元霹雳掌是跟追魂剑诀相等的玄级武技,一经施展开来,气势也是不俗。

        钟铉含怒而发,一时间漫天掌影,令人分不清虚实。

        掌风呼啸中亦有雷霆之音,犹如怒龙咆哮!

        无数的掌影中,在掌心的位置出现了一颗颗的光球,下一刻全部爆射向常玄。

        劲风掀起了常玄额前的黑发,露出他一双如电般双眸。

        “中看不中用而已,本尊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差距!”

        常玄不急不缓的迎着光球而行,这些光球他甚至连躲都懒得躲,直接挥手就给灭掉了。

        没有爆炸发生,光球就好像从没出现过凭空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玄级武技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        这一幕看得钟铉眼睛都差点瞪出来,一脸见鬼般的神情。

        在茅草屋无敌的安全区内,常玄不费吹灰之力就化解掉了对方的攻击。

        钟铉见常玄近身,急忙摆出守势,眼见着常玄轻飘飘的一掌穿过了防守印在了自己肩膀上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钟铉感觉仿佛被一座山击中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钟铉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,他强悍的体魄竟没挡住对方这一击。

        在闷哼声中,他整个人吐着血倒飞了出去,又一次四脚朝天摔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他没能立刻爬起来,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,眼前一黑,竟是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常玄一招放倒了钟铉,颇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,这种对手实在没有挑战性。

        钟铉的修为太低,也有些轻敌,上来竟想用大招直接灭了常玄,导致最后自己连动用法宝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常玄给打晕了。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        
  • 川藏兵站部官兵在执行任务中传播党的声音 2019-07-16
  • 公告公示--安徽频道--人民网 2019-07-14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意大利各界关注十九大:中国共产党将把"保障人民幸福"作为其重要使命 2019-07-14
  • 喜过端午:纽约华侨华人包粽子诵《离骚》赛龙舟 2019-06-29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9-06-15
  • 胡世忠在泰和调研经济运行和项目建设 2019-06-12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6-12
  • 别呼吸安静看    “天下第一缸”雪后如仙境  2019-06-09
  • 山西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6次主任会议 2019-06-06
  • 隐形飞机你来啊!中国反隐形雷达动起来 2019-06-03
  • 股票策略业绩向好 小规模私募成正收益主力军 2019-06-03
  • 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校 2019-06-01
  • 上海频繁"出镜"好莱坞 大片里重要的"未来"城市 2019-05-26
  • 省级离退休老干部参观哈洽会展馆 贾玉梅陪同并通报展会情况 2019-05-26
  • 重庆市武隆区:建设“幸福候鸟”工程 2019-05-11
  • 四川快乐12今开奖结果 5元顶呱刮 云南11选5免费软件 体彩p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北京时时彩3分钟开奖 nba比分即时直播 七星彩走势图可下载 三地试机号技巧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 彩票大奖千万别一个领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香港六肖中特网主大全 东方6十1开奖号码 三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 澳洲幸运5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