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4-20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河北经济日报官方微信 2019-04-20
  • 3岁男童爬窗走失 民警帮忙找家人 2019-04-15
  • 王宝强离婚案年内宣判 宋喆涉职务侵占400余万 2019-04-15
  • 爱吃酸的人,可能更敢冒险 2019-04-14
  • 新疆美食,新疆吃货联盟,分享美食 2019-04-10
  • 武汉市武昌区:“一网打尽·双网融合”服务群众零距离 2019-04-10
  • 端午假期重庆机场迎送旅客32.8万人次 短程旅游航线受青睐 2019-04-09
  • 给孩子们更多本土精品读本 2019-04-05
  • 百场出战彰显为国争光正能量(体坛观澜) 2019-04-05
  • 专家写的都是错误的,都是自己闭门造车,想出来的。 2019-03-29
  •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-03-29
  • 中国军队:战略导弹部队  战略导弹——国之重器  国之长剑 2019-03-27
  • 南方都市报:数看世界杯你家爱豆粉了谁? 2019-03-23
  • 上海:高校课程思政领航计划启动 2019-03-16
  • 天中图库 好运彩一 一 > 修真小说 > 峨眉祖师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大荒·莫名处——岁月之路·三剑(四)

    3d千禧试机号关注金码: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大荒·莫名处——岁月之路·三剑(四)

        岁月的影像中,无名的神人少年,试图把那根指骨拔出来。

        枟淼的龙头嘎吱作响,当年雷神一击轰入其中的力量太过强大,以至于此时要拔出来,居然废了点事情。

        但那骨骸依旧是碎了,青萍骨剑被拔出,无名的神人少年转身,仅仅一步,就从这片大湖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可岁月之路中的影像并没有断掉,那条路上的火焰依旧在向着前方扑击,三人很快的跟上,直至又不知道走了多远,终于重新见到了那个少年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这一次,他似乎是在对着谁说话。

        【我已经完成了生死的变化,跳出了仙神与四大众生!化作了无名神人!快把清静经给我!】

        清静经!

        李辟尘没有想到,在这个地方居然会涉及到清静经的问题,而罗女与白玉玄眉头深锁,依旧听不见也认不出雷神口中说的那三个字是什么东西。

        从现在开始,一切的话语,几乎只有李辟尘能听见了。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少年所在的位置之前,是一尊残破的石人,头颅缺了半个,双手呈打坐的姿态。

        面对少年的呵斥,石人没有给出半点回应,它在一株小梨树下端坐,仿佛是彻底长眠了。

        【为什么,没有诵经声?】

        少年停住了脚步,愣愣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      但随后,他面色一肃:

        【没事,只要用青萍剑刺入你的眉心,我就是新的清静之主】

        【世上最锋利的剑刃,青萍之下,没有什么可以抵挡,即使是空无也不行,以及要被刺穿,何况你这个石头人呢?】

        【神人的最终道路,已经为我打开!】

        少年把青萍剑送入了石人眉心,然而过了数个呼吸,这天地之间,风依旧,草依旧,溪水亦依旧。

        什么也没有变化。

        少年猛然一怔:

        【你在装死.....不可能,不可能!】

        他的神情一瞬间变得无比恐怖与愤怒:

        【我就要完成空无之变了,生死之变已经越过,那至阴之龙被那至阳之神斩杀,真灵合二为一,我就是雷神,我亦是枟淼!】

        【长生之果已经快要被摘下了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幺蛾子?】

        少年蹲下来,猛然扣住石人的脖颈,然而这个东西就像是真的石头一样,根本没有半点动静与生命炁息。

        巨大且出离的愤怒,在少年的心中升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【清静经乃是‘证我道’之法,在道之上,在道之上,只是一定要借助其他的太上之身才能完成蜕变,并且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?!?br />
        【无名之君问道空无,而后才得清静之法,那太上八十一化,有十数人皆从‘空无论道’而来,包括雷神在内!】

        【雷神曾经的最契合清静的人!如今换成了我,而我已经是无名神人,是最契合清静经的人!我们同出一源,都来自于大道!】

        少年在疯狂的吼叫,然而突然面色变得痛苦无比。

        【不对,我不是雷神,我是枟淼....不对,我没有名字,我是无名者......】

        【我是无名者,对的,无名者.....石人,你还是要把清静经交给我!】

        少年的神情已经无比狰狞。

        【我听得了你的清静经,我就是下一任的清静之主!这是没有错误的,我是无名者,但曾经雷神听清楚过,可你这个石头居然不肯放手,害的雷神去做生死之变.....】

        【依照清静经所说,空无之缠.........所以不能者,为心未澄,欲未遣也。能遣之者,内观其心,心无其心;外观其形,形无其形;远观其物,物无其物。三者既悟,唯见於空;观空亦空,空无所空;所空既无,无无亦无;无无既无,湛然常寂;寂无所寂,欲岂能生.......】

        【舍弃自己,化入空无,与身前一众生纠缠入道,阴阳互补,即能道化两仪,如果不为道所同化,就能诞生无名之人!雷神就是如此做的,偷窃了枟淼的真灵,让它听到了空无的变化,护住了魂魄不离开,而真灵也并不曾死去!】

        【正如我询问到的答案一样,法不传六耳,你有清静之经,雷神与枟淼皆有清静之经,六耳一传万法皆破,故而二魂合一,依照空无转变!】

        【这是我费劲千辛万苦,找到桃源乡主人告诉我的!】

        【可现在我到了这里,雷神的东西应该由我来继承!】

        【你敢骗我——!】

        少年挥起青萍剑,突然和疯魔一般对着残破石人劈了过去!

        嗡——!

        仿佛万物都在这一剑下被撕成碎片,截为两断!

        【巨阙,青萍,轩辕......】

        【天缺一角,号曰巨阙,称不可敌......阴阳裂隙,言唤青萍,称世间最利.......诸世遗尘,说为轩辕,称最不可破!】

        【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!】

        少年这一剑把那尊石人劈的粉碎,唯有缺了一半的头颅滚出去,没有被这一?;俚?。

        从容貌上来看,这石人的模样是很普通的,根本说不上英俊或是出彩。

        李辟尘看着那个石人的脑袋,心中涟漪浮动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.....曾经的清静之主?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?”

        化作了石人?这是成为了天道?

        还是....成为了“大道”?

        不,少年所说,清静乃是“证我道”之法。

        “证我道.....”

        李辟尘皱眉,然而就在这一刻,一道浩渺又空无的声音,突然从冥冥之中传来了!

        直击心神,又破乾坤,更传入心中镜湖之上!

        【“舍弃自己,化入空无,空无之缠,最后的结局,是清静之主将彻底消失在空无之中”】

        【“如要归来,三我必全,雷神走错了路子,无名的神人,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笑话?!薄?br />
        这声音是从万古之前,那个头颅之中传来的!

        李辟尘看向他,盯了许久,连那少年在一旁的怒吼与发疯都没有再去关注。

        空无之缠,可以杀生,亦可以救生。

        但最后的结局,是清静之主自身成为空无,这就和“无极之境”极其相似了。

        如李辟尘与神祖谈论的那样,如果自己本身都死了,那追逐大道还有什么用?

        朝闻道夕可死?

        可无极之境和空无应该很像,都是没有意义的东西啊。

        那个缺了一半的石头脑袋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,岁月的影像依旧残留在此,而就在他怒气勃发的时候,枟淼的龙头突然开始颤动。

        就仿佛要死而复生一般,但他的魂魄早已消亡,且早已过去无尽岁月。

        这种变故出乎意料,可接下来,无名的少年猛然转身,狠狠的,愤怒的把那柄骨剑丢回了枟淼之龙的头颅中。

        这一剑撕裂乾坤,直接砸回龙头,深深陷了进去,同时,龙骨的颤动也停止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【雷神的推动力,阳的力量刺激了阴的骸骨,想要孕育出全新的存在吗,但你不过是我的残渣而已,也想翻天?】

        【等我的路再走到远一点,你这个我遗留的残渣,就不会再对我造成任何威胁!】

        李辟尘注视着无名少年的离去,同时注意到,那骨剑上已经没有了青萍二字。

        看来,雷神的方法,是有大缺陷的。

        春秋移易,尘世轮转。

        一个十万年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无名少年已经离去了很久。

        岁月之路依旧没有燃尽,李辟尘看到了,在这座山上,从后面,有一个人走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他衣着尊贵,头顶苍观,观上的装饰是一种鸟的模样,他的头发是雪白的,与李辟尘相仿。

        他有一条猛虎的尾巴,身边围绕着万木衍化的云霞,他的肩头后方有三轮大日,一黑一青一百,悠悠旋转。

        这个人俯下身子,拿起了那个缺了一块的石头脑袋。

        李辟尘看清他的面容,记起他的装束,却是认得他的。

        就在不久前,于太上西升,女魃的记忆中见到过。

        来者是东王公?!?/div>
  • 【巴州天气】最新巴州今天天气,实时提供巴州气温、空气质量、24小时天气预报、生活指数查询 2019-04-20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河北经济日报官方微信 2019-04-20
  • 3岁男童爬窗走失 民警帮忙找家人 2019-04-15
  • 王宝强离婚案年内宣判 宋喆涉职务侵占400余万 2019-04-15
  • 爱吃酸的人,可能更敢冒险 2019-04-14
  • 新疆美食,新疆吃货联盟,分享美食 2019-04-10
  • 武汉市武昌区:“一网打尽·双网融合”服务群众零距离 2019-04-10
  • 端午假期重庆机场迎送旅客32.8万人次 短程旅游航线受青睐 2019-04-09
  • 给孩子们更多本土精品读本 2019-04-05
  • 百场出战彰显为国争光正能量(体坛观澜) 2019-04-05
  • 专家写的都是错误的,都是自己闭门造车,想出来的。 2019-03-29
  • 杭州前5月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44起 2019-03-29
  • 中国军队:战略导弹部队  战略导弹——国之重器  国之长剑 2019-03-27
  • 南方都市报:数看世界杯你家爱豆粉了谁? 2019-03-23
  • 上海:高校课程思政领航计划启动 2019-03-16